关于之前站点被黑

俗话说这人倒霉起来喝凉水也会塞牙,陪人旁注搞了数据库。
不过还好,通过ifm和ibd的恢复了数据库数据,也印证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我起码学会了一个新技能,过几天我会把如何恢复的教程写一下。
接下来总结下这几天恢复数据的所感:

      • 1.数据备份很重要,数据备份很重要,数据备份很重要。我吃了很多次这个亏了,还是没改过来,我现在要定期备份,养成一个好习惯。
      • 2.有时候有问题,一个人瞎百度 or google效率会低一些,虽然这次大部分支援来自百度,但是还是强调加一个群问问大神来的快一点,证明了团队协作重要性。
      • 3.严重谴责无耻的骇客 or 脚本小子,别玩过火了
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 4.脚本小子也能黑了你的网站删库并跑路。

那些年我们年轻过


那年我爱上了那个姑娘
那年我爱上了独自听歌
那年我爱上了孤独民谣

那年我叫青春

青春是一朵花
但花总有凋谢
无论当初多么深爱的她
也会随着时间消失殆尽
青春是一幅画
但画总会掉色
但我们纪念着那段美好
青春是十六岁
但年纪总会增长
我们怀念的就只是记忆

周半仙救命

周半仙救命
作者:裴文兵 来源:《民间故事选刊.上》
  明朝嘉靖年间,江南童疃村里有一位员外姓童,富甲一方。这天,童员外刚吃罢早饭,忽然一阵咳嗽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的咳嗽声才总算平息了下来。

  童员外的身子骨一向很硬朗,半年前,他感染了风寒,之后便天天咳嗽。虽然请了许多名医诊治,花费了不少银子,喝了不少苦药汤子,可他的咳嗽之疾一直没能治好。

  走出门外,童员外一边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,一边思忖着该去哪里请名医,不由得一阵摇头叹息。这时,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走进村来,童员外顿时眼前一亮。

  童员外认识那位男子,他姓周,是位算命先生,颇有名气,人称“周半仙”,四处为人算命为生。童员外想,我何不让周半仙算一算,怎样才能治好我的病?

  想到这儿,童员外连忙招了招手。周半仙走了过去,童员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他听了。周半仙眯缝着眼,掐着手指头,沉思了起来。

  不一会儿,周半仙睁开了眼,童员外连忙询问结果。周半仙说:“你必须做一件善事,这病才会好。”

  听了周半仙的话,童员外不禁皱起了眉头。周半仙收了算命钱,向村外走去,走着走着,他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,心说,童员外啊童员外,今天我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,岂能不捉弄你一回?

  原来,童员外一向吝啬刻薄,经常仗着自家的财势,欺压乡邻,干了不少坏事。童疃村里的男女老少一提起他,无不恨得咬牙切齿。周半仙也很不屑童员外的为人,刚才他见童员外要算命,便打定了主意要捉弄童员外一番。其实,他的心里很清楚:生了病,得找郎中医治才行,算命有啥用?而童员外做尽了坏事,让他做一件善事,比登天还难,因此,这是捉弄童员外的最好的方法。

  童员外把周半仙的话当了真,不禁感到既高兴又为难。高兴的是,周半仙已经为他算出了治病的方法;为难的是,做善事要花银子。

  这天上午,童员外正在家中苦思冥想自己该去做什么善事,忽然,一阵呵斥声传进屋来。他走到大门口一看,只见家丁正在驱赶一个乞丐。童员外虽然富甲一方,但乞丐前来乞讨,他从来都不肯施舍一口饭。

  望着乞丐慌张离去的样子,童员外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主意:我不妨施舍点钱给这乞丐,花最少的钱,做一件善事,那我的病就好了。

  他连忙紧走几步,拦下那位乞丐,掏出一枚铜钱递到了乞丐的手中。

  乞丐千恩万谢地走了,童员外像是完成了一桩天大的事情一般,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可是,童员外的咳嗽非但不见好转,反而越来越严重了。

  半个月后的一天,童员外站在村口,好不容易才停息了一阵咳嗽,正喘着粗气,忽然,他看见一个人走了过来。童员外指着那人的鼻子大声质问了起来。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周半仙。

  童员外质问周半仙,为什么他施舍给乞丐一枚铜钱之后,他的咳嗽却一点儿也没见好转。

  周半仙连忙说,童员外的病之所以没好,是因为他并没有做善事。因为给乞丐一点儿施舍,那是天经地义的事,不能算是做了善事。

  见周半仙说得一本正经,童员外不由得信了他的话。回到家后,他想起来村中有一个佃户租种了他家的几亩田地,那几亩田地靠近村前的那条大河,前不久,那条河涨了大水,把那几亩田地里的庄稼给冲毁了,那个佃户没了收成,正为交不了租子而发愁。

  童员外当即赶到了那个佃户的家里对他说,他今年的租子不用交了。佃户听得目瞪口呆:一向视钱如命、欺压乡邻的童员外,怎么突然发起善心了?

  童员外回到家中,乐呵呵地盘算了起来:那佃户的租子有二两多银子,今天我免去了他的租子,这善事够大的了,我的病肯定很快就会好了!

  不料,又过去了半个月,童员外的病日益加重。他不由得又怀疑起来:周半仙是不是算错了?我为何做了大善事,却病得更厉害了?不行,等下回我见到了周半仙,一定要问个明白!

  这么一想,童员外便天天去村口等周半仙。等了十多天,终于等到了周半仙。周半仙刚走进村口,童员外便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,一边剧烈地咳嗽着,一边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周半仙将童员外仔细打量了一番,只见童员外面色蜡黄,双目无光,浑身上下瘦得皮包骨,心里不由得一紧:童员外病得如此之重,看来活不长了。不行,我不能再被他纠缠,得赶紧脱身才行。

  想到这儿,周半仙连忙说,童员外的病情加重的原因,还是因为他没有做善事。佃户遭了灾,童员外免去他的租子,是分内之事,根本算不上是善事。眼下,童员外应该确确实实地做一件善事,才能救命!

  见周半仙说得振振有词,童员外不由得打消了疑心,他连忙问,他究竟要做怎样的一桩善事,才能救命?

  周半仙用手一指村前的那条大河,说:“童员外,你只要在这条河上修建一座石桥,便算是做下了一桩善事,一定能救你的命!”

  童员外愣了愣,然后慢慢地松了手。周半仙脱了身,连忙走进了村里,装模作样地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后,便快步离开了童疃村。走在路上,他不住地想:罢了,罢了!等童员外离世以后,我再来童疃村吧!童员外视钱如命,他绝对不会在河上修桥的。到那时,童家人也怪罪不了我!

  半年多后,周半仙估摸着童员外应该已经不在人世,便想再去一趟童疃村,看看有没有人请他算命。来到童疃村前的那条大河边,正要找渡船过河,忽然间,他呆住了。只见河面上竟架起了一座长长的石桥!

  这座桥是谁修建的?难道真是童员外出银子修建的?周半仙想了想,摇了摇头:童员外那么吝啬、刻薄,他怎么可能会拿出一大笔银子修建这座石桥?

  周半仙正在疑惑,忽然,一个人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他的手,说道:“周半仙,你真是个活神仙啊!我的这条命可算是被你给救回来了!”

  周半仙吓了一大跳,他定睛一看,那人竟是童员外!只见童员外面色红润、双目有神,身子还有些胖,就像根本没有生过病一般。周半仙惊讶得张大了嘴,怎么也合不拢:“童……童员外,你……你这是?”

  童员外哈哈笑道:“周半仙,那次我听你说,只要在这条河上修建一座石桥,我的病就能好,于是我便请来了工匠,买来了材料,修建石桥。一个月前,这座石桥建好了,我的病也很快就好了。周半仙,你算得实在是太准了!”

  周半仙大惑不解:修建了一座石桥,童员外的病就好了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童员外把周半仙请到了自己的家中,摆下一桌丰盛的酒席。周半仙正要动筷,童员外却道:“稍等片刻,还有一个人,我派家丁去请了。今天,咱们一醉方休!”

  童员外的话音刚落,一个男子走了进来,周半仙抬头一看,那男子他认识。那男子姓陆,是一位郎中,也住在童疃村。

  童员外连忙请陆郎中落座,对周半仙说:“我出银子将那座桥修好后,陆郎中便治好了我的病。我的病早不好晚不好,偏偏桥一修好便好了,周半仙,幸亏你为我指点迷津!”

  酒至半酣,童员外亲自去厨房催菜。趁着这个机会,周半仙问陆郎中,怎样治好了童员外的病?陆郎中放下筷子,说出一番话来。

  因为童员外一向欺压乡邻,所以,陆郎中原本并不愿意替他治病,恨不得他早点一命呜呼,让童疃村少个祸害。童员外出银子,修建了那座石桥,方便了村里人的出入,陆郎中觉得童员外并没有那么坏,而且也算是办了一件大善事。于是,他拿出了祖传的医治咳嗽的偏方给童员外治疗。童员外用了那个偏方之后,病逐渐就好了。童员外因此深信做善事确实可以救命,从此以后,他再也不欺压乡邻了,而且还经常行善……

  周半仙恍然大悟:童员外因做善事,救了自己一命,这事虽然看似意外,但细细一想,其实却在情理之中。